二次曝光

今天凌晨看过《二次曝光》的午夜场,有这样一种强烈感觉:娄烨与李玉就是当代中国“抒情电影”的男女掌门。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值得去院线关注的电影,因为它有鲜明的抒情风格,这些情绪甚至是过剩的空镜头与晃动、旋转、沉潜,是冗余,是面对历史的不可表达之物。对于文学界的“抒情传统”(王德威语),我不敢说有多同意,但从电影领域看,“抒情”确实构成了对第六代“纪录风”的某种反动,对比一下贾樟柯与娄烨就完全明白,抒情是小众选择,却非常重要。当然,李玉比娄烨幸运得多,因为她可以登陆院线,分享自己的情绪。

解读《二次曝光》的关键点,除了繁复如《穆赫兰道》的精神分析之外,片名中的数字“2”就已值得玩味。本片是鲜明的两段式结构,前一半是女主角宋其的幻觉,后一半则是现实创伤,事件通过移置实现重合。记得上学期李迅老师在课上说过,世界电影的基本修辞不过是“对比”,从格里菲斯到阿巴斯、阿比察邦,全是如此。

《二次曝光》同样是结构艺术。有趣的是,前一半是子一代的痴男怨女故事,相当纯粹的中产阶级爱情,有明确的商业类型风格,悬疑犯罪推理;后一半则是父辈的创伤,相近的故事却裹挟了沉重的历史社会能指——底层。发生海难的父亲无法归来,因为母亲已经拿了赔偿金,开起了小店,父亲必须这样“死”下去。而“底层”具体到垂垂老矣的父亲,又具象为新疆矿山处的钢铁锈迹,是鲜明的“工人阶级”。

这样,“曝光”作为一种电影技术,似乎暗示着从现实到银幕的距离。前一半是渴望救赎的创伤故事,后一半则将创伤之源指向中国历史深处。子代与父辈在这个电影中狭路相逢,青年男女们的嗔怒怨艾呈现为阴郁潮湿,这些灰蓝色调终于被结尾处的烈日干燥所取代,暖色的新疆矿山处,住着消逝中的父亲,他是“底层”,是消逝中的“工人阶级”。所以制片方励会说,“这是一个80后为父辈还债的故事”。

从《苹果》《观音山》到《二次曝光》,李玉关注的从来不是个体问题。无论“北漂”的户口问题,地震后的心理重建问题,或者“工二代”的创伤修复,她都在追求一种社会性视野,而这种社会诉求却又呈现为自言自语式的个体抒情。如此的张力,正是她的独道之处。

全片定格于海市蜃楼,仿佛一个巨大的寓言:子代身上折射着父辈的历史,无论多么用力抹除,它总会曲折复现,那种创伤从未消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格俐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jg888.com-金冠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电影,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次曝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