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一会

        不是试映,不是首映,是在影片已经上映两天以后的王府井。

        在放映厅里无数次响起人民群众不由自主的掌声。

        姜文,直接将三国鼎立之势分离崩析,怀揣着自己至高无上的英雄主义情节将陈氏冯氏踩在脚下。

 

        此战,完胜。

 

        一直无法将姜文和马小军分离开来。《阳光灿烂的日子》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马小军骑着永久载着米莱的那个场景让我一直将姜文放在六十年代。从而直接导致了在我脑海里,“姜文”和“改革开放”是永远的同义词。

jg888.com,      看之前,很多朋友都在推荐这部电影。“姜文太有才了”“简直是神作”“节奏紧凑的眨眼睛都让我觉得是种浪费”诸如此类的评价使我对它的期望值相当之高。正式因为这样,剧情太过浅显易懂让我在走出王府井的时候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哪些地方没有看懂。直到仔细回味一遍才猛然发觉,原来一直被姜文耍了。其实由始至今,他的电影并不是深奥,只是里面内容太多。只看一遍,能品出来的充其量也就是表面的那一点皮毛而已。《阳光灿烂的日子》是这样,《太阳照常升起》也是这样,现如今的《让子弹飞》依旧如此。

    “站着,一样能赚钱!”

      其实在姜文的电影中,就算没有台词,也可以将他的风格凸显的淋漓尽致。他的影片就是由无数的影视符号无数的镜头语言拼接而成的。

——惊堂木一拍,“这个能赚钱么?”

——“能,不过要跪着赚。”

——拿起枪一拍,“那这个呢,能赚钱么?”

——“能,在山里。”

——俩一起往老汤面前一撂,“这俩加起来,我站着,一样能赚钱!”

       姜文给的特写非常多。仅仅一场戏,至少有三个大特写。在这里,枪也好,惊堂木也罢,甚至于他们的组合,很明确的表现了姜文自身的实力。惊堂木是什么?简而化之既是大众的认可度。你们说《阳光灿烂的日子》太过偏锋,说《太阳照常升起》太过文艺,说他的电影太沉重太复杂太文艺太压抑,没有电影应该具有的娱乐性和大众性。那好!那就给你们一部商业片!大投资大腕加盟,有特效,有动作,有血腥有剧情,能让大众在两个多小时里不断地爆发出笑声,能让每个买票的人在走出放映厅之后还在热血沸腾的讨论着之前的剧情,这就可以算作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片了。然而姜文并不满足于一部商业片,偏激的说,他其实是很不屑商业片所带来的价值的。一个导演希望看电影的人更多的记住的是自己的名字,而不是那些大腕那些数据那些画面和镜头。众所周知,姜氏电影具有自己独特而浓重的英雄主义色彩。那把枪,便是他带给我们重重的一击。枪的符号意义在片中有无数种,这里代表的则是一贯独特的姜式风格。相信很多看了电影的人都和我一样,会在兴奋激动之后细细回味这长达两个小时十分钟的镜头语言,我们会找到很多大笑的时候忽略掉的东西。比如在祭拜六子时的红白玫瑰,比如张牧之注视花姐时的深邃眼神,比如老汤死的时候镜头慢慢摇起渐渐囊括在内的白银堆,比如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那群白鹅,比如结尾处黄四郎将帽子意味深长地扔出去……《让子弹飞》带给大家的并不只是一次两个小时的笑料,更多的是在笑过之后转瞬而来的深思。姜文没有走陈氏冯氏的后路,没有将自己逐渐世俗化商业化,没有放弃原先一直坚持的原则和他的影片才具有的艺术内涵。这就是为什么,姜文能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站着,一样能赚钱!”

       整部影片节奏明快干净利落,但仅从剪辑上来看,几乎看不到从前姜文的影子。只有在镜头转接转场的时候依旧不变那些他独有的景别变换。旁白减少了,空镜头减少了,人物对话和矛盾冲击点却多了很多,整个故事架构变得更加饱满鲜明,人物刻画也相对明朗单纯,没有了之前几部影片的复杂历史背景和较多的内心活动。基于这些单纯的线索将故事讲得很引人入胜,姜文又很巧妙的将所有的隐喻和讽刺都装入了影片的各个代表符号中。无时无刻不缺特写的枪,像极了《巴顿将军》中那个极其经典的长镜头的那段县长出发剿匪前演说,花姐天真无邪地语不惊人死不休“不敢拿枪,当不了麻匪”,姜武将墙头草风格发挥的淋漓尽致“我有九种方法弄死他!九种!”……影片不乏对社会的讽刺和侧面攻击,更多的是姜文对电影局审片的一个绝对挑战。但抛开这些不谈,即使我们所看到的已经是被鱼肉过的影片,它所带给我们的冲击力依旧是相当强大的。所以不论我们从哪个方面来看,姜文都赢了,而且赢得相当完美。

      “让子弹飞一会。”

       相当云淡风轻的一句话。片中的张牧之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自信和冷静。“一个土匪碰上一个恶霸,多简单的事儿!”所有的血腥所有的纠葛,就这样被他一笔囊括。张牧之将姜文的英雄主义诠释的淋漓尽致,有勇有谋,有胆识有魄力,敢作敢当能屈能伸。在我看来,张牧之是姜文塑造的所有人物中最戏剧化的一个。他能算出黄四郎下一步棋会怎么走,他永远坚信他的兄弟不会背叛他,他枪法好到能在铁门上用枪打出一个问号,他可以很洒脱的看着自己爱的人和弟兄们一起去上海。很多人说姜文是在利用张牧之来抒发自己的自恋情结,我倒是认为他只是用张牧之向我们很生动的描绘出了在他眼中何为真英雄,并且很明确的表示自己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或许他只是想表达,当时只会拍板砖的马小军长大了而已。

       更愿意看到这样的姜文,一个不沉浸在回忆中的姜文,一个充满血性充满激情的姜文。导演的工作就是造梦,姜文把我们从阳光灿烂的梦里叫醒,又化身铁骨铮铮的大将军,带着我们走进另一个充满激情与血性的梦境,和他一起披荆斩棘,征战沙场。

本文由jg888.com-金冠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电影,转载请注明出处:让子弹飞一会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