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男朋友

   《女朋友男朋友》——谁是谁手心的花
   文/杨信莲
   
   《女朋友男朋友》里面有许多概念性的东西,主角们诠释出来了,电影不是靠语言说话,它的灵魂在演员身上。开头Twins在操场上“造反”,她们的监护人到学校,阿良,哥哥或者爸爸的称谓,镜头开始说话,逼近,特写,审视一个人的内心,故事开始娓娓道来。
jg888.com,   台湾青春片貌似都有那样的一种格调,小清新中弥漫着反叛因子,张弛有度。镜头倒回到1985年高雄。三个少年攀附在水果架上,很迷人,也会撩起大众的相关思忆,我想这个镜头做海报封面也不错。他们策划的“操场舞会”与开头Twins姐妹领衔主演的“操场民意”如此契合。故事的路子有些明朗,但是猜得了结局猜不到过程。中年男人阿良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的青春已经一去不返了,眼前两个孩子的青春却充满了他们的影子。
   青春片似乎都很悲伤,高明的当然就是我不说我悲伤,但是你看一眼我就知道,这种情绪能渲染到你,但是此时我明明在笑着对你说我很好呀。三人若干年后相聚,玉兰花、三个人,一个电话将现实赤裸裸地揭示开,我们并不是像我们期望那样活得那么好,我们追求的梦想已经坍塌得一无是处,我们都向着我们期待的那样的相反面走去……1985年的夏天,骚动,叛逆,热舞,无忧无虑,1990年的春天,自由民主运动,三岔口。1997年重逢,重逢是为了更决裂的道别。不管是哪年,都有很多意犹未尽的故事,这些小情节非常不错,撑起了影片饱满的骨血。许多故事里都会有这样的结构,DNA繁衍生命,遗传性格,不过应该复制不了轨迹,这些从逻辑上从根茎上就包裹了太多的因果关系,所以说结尾处的尾子很意味深长,故事似乎只是在2012年台北的夏天一瞬开始,一瞬结束,但是影片展示的尽在观众心中。
   中年阿良的一个会意表情中饱含了太多的东西,他几乎是要把前半生的故事都要收纳包裹起来,他已经给这些记忆浇铸成一个硬核了吧。相比较而言,2012年台北的夏天显得和颜悦色许多,显然没有1985年高雄那边的气势,岁月变迁,Twins肯定想不到17年前她们的父亲母亲“爸爸”是如此疯狂的,她们的母亲左手将头发捋过左耳后,右手拿起剃须刨,走去一陇头发,是如此酷帅。
   少年美宝每每痛得弯下腰时,阿良总是为她寻来花瓣花叶捻碎放在她的手心中,帮她捏虎口穴位,给她缓解疼痛,与其说是花香左右,不如说是此举动作用。美宝妈妈放在信封里的钱明显不够,阿良默默地把自己的钱塞进去,美宝轻轻地依偎在阿良的背上,还有那青涩的初吻,若干年后,阿良身边的已婚男人,美宝与阿仁的邂逅、私奔游戏,还有那首《长堤上的傻子》,美宝甩给阿良的巴掌,阿良的情绪爆发,阿仁的“没事了”,很完美,如果没有这个宣泄口,谁会受得住他们的温吞!
   每种命运都与人的性格息息相关,“男人都有一把枪,我们有的是娘娘腔”——许神龙,他的同性婚礼真是酣畅淋漓!他无所畏惧,他是决然不会理解他们的隐忍,也许,里面的几个人物中,只有他的梦想才实现了。(特意百度了张孝全,看见他英气逼人,我才放心了)角色中他很出彩。影片的配乐很喜欢听,谁能给我更温暖的阳光,谁能给我更温柔的梦想。我们三人中至少有个人是幸福的。我们都在自讨苦吃。三言两语其实就道破了其中的许多事情。阿仁要去服兵役的前一夜,同性游戏吻,手心的“仁”、“美”,这些小细节精致残忍,还有美宝站在窗台前,女巫妆一样的美宝,将爱情拱手相送。美宝在私奔机场做出妥协放手,在手术台上对腹中胎儿“放手”,阿良对同性恋人说,照到一面镜子,发现自己里外不是人,他也放手了。美宝闭上眼睛,她看到了很多,阿良出现在青葱绿荫的尽头,像一道圣光,这是她最后的依托,无关爱情,超越“友谊长存”,是亲情吧,从小相依为命处出来的感情。
   也许感情就像那被捧在手心的花,何尝又不是那被捻碎在手里的花叶呢。

本文由jg888.com-金冠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电影,转载请注明出处:女朋友男朋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