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美国片的美国片

许多国外影片在引进国内时,香港与大陆一般都翻译成不同的名字。像这部电影,原名是“the lake house”,香港直译成湖畔小屋,而大陆版则是触不到的恋人。我更喜欢前者,尽管后者也有出彩之处。湖畔小屋不得不让我想起了梭罗与他的湖,处处弥漫了幽静与冥想。以前觉得美国片都很闹腾,活泼泼地透着年轻的朝气与自信。湖畔小屋真像一个意外,又一次突破了我对美片的刻板印象。
优雅的轻音乐,温和中偏冷的色调都令这部片子看起来无比地舒服。故事也很简单,一个工程师与一个医生因为一座四周都是窗子的湖畔小屋而相识,不过他们惊异地发现自己处在两个不同的时间维度内。穿越的片子因其不可实现性,总会存在着逻辑上的漏洞。这部片子并不例外,并且这个漏洞被放大地很显眼。片子的开头,2006年2月14号,未与威尔相识的凯特遇见了一场车祸,结尾处,这场车祸又被回放了一遍,不过此时的凯特已经爱上了威尔,据片头已经两年,即已经是2008年了。其实这是个打不开的死结,威尔与凯特因为时间维度的不同,永远不可能相遇。威尔只能遇见在他时间维度中的凯特,凯特也只能遇见在她时间维度中的威尔,但是,很遗憾,相同时间维度的威尔与凯特并不相爱。放开这个悖论,整个片子还是不错的。作为一部爱情片,它并不单薄,导演别具慧心地凝聚很多元素,比如亲情。威尔与父亲是一对典型的美国父子形象。父亲光芒万丈,却专权倔强冷酷。儿子决绝地离开父亲去开拓自己的天空。对儿子说,他心里没有他的母亲,然后把年度建筑师奖章颁发给儿子。在片子里,导演恰到好处地处理这一关系,没有让其滑下英格玛•褒曼式的绝望情境,而成了威尔与凯特爱情的背景。杰出的华裔导演李安一部片在被引进美国时,米兰?昆德拉被巧妙地翻译成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任何一本词典说明过这样的用法。只是因为昆德拉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分别是中国与美国小资情调的标志。这部集合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简?奥斯汀这样作家的片子,无疑渲染浓郁的文艺气息。淡淡地哀愁,唯美的图像与沉静地气质在美片的确别具一格。
但它始终是一部地地道道地美片。美式地幽默弥漫在整部片子中,比如威尔第一次去寻找凯特的时候,那个陌生人开玩笑似的隔空拟仿了按门铃。又比如,在公车上,凯特自言自语后,旁边那位先生喷口雾的动作。这部片子最遗憾地也在于它的美国式结局。导演似乎丝毫没能领会那个湖畔小屋地寓意。它的四周都是明亮的玻璃,可以一览湖上的美景,可是这些美景确是触不到的,就如威尔与凯特的恋情,即使美好,也不能相遇,更别提重生之后的拥吻了,也无怪乎出现这么大的逻辑漏洞了。

本文由jg888.com-金冠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像美国片的美国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